那片用父爱种植的庭院 - 亲情日记 - 读文章网,情感美文,情感故事,伤感文章,生活常识 

读文章网,情感美文,情感故事,伤感文章,生活常识

那片用父爱种植的庭院

那片用父爱种植的庭院

中秋节的街头巷尾被一件件种类各异的月饼塞得满满的,美不胜收的月饼也无法锁住我追想的眼光。由于我的记忆不断停留在和父亲一同吃过的那一块块我吃皮他老人家吃馅的月饼上。听凭时间的脚步踏遍了流年的山山水水,那片用父爱种植的庭院,永远翠绿在心灵的百草园里。

打小我就不喜欢吃甜食,于是每年过中秋节的月饼根本是不吃的。小时分的我很不懂事,看着一块块圆得像月亮似的月饼,抵不过嘴馋的诱惑偷吃了起来。有次把家里仅有的几块月饼拿出来,一个人躲到屋子里的犄角,然后把那层原本就很薄很薄的月饼皮,一口一口地啃下来,那个酥软香甜,真的耐人寻味。偷吃完了,再把那几块被减肥的月饼战战兢兢地放回到朔料代里好好包上,系好袋口。天真无邪的我以为这样就能够做到天衣无缝,就不会得到妈妈的奖赏—-一顿责骂。可是,或许是哪个环节我都做得不够圆满出了过失,以致于留下千丝万缕,很快就被有侦查才能的妈妈疾速侦破案件,继而招来一阵暴风骤雨。一旁的父亲,紧紧拉住震怒之下的母亲:“行了,不要打了,老闺女喜欢吃月饼皮,就让孩子吃吧!”“那剩下的这一堆月饼瓤咋办,你吃啊?”母亲看着眼前被我扒完皮的一块块月饼,把怒气迁到了父亲的身上。“我吃还不行吗?我就爱吃这豆沙馅,老闺女起来,不要哭,爸爸最不爱吃月饼皮,就爱吃这些馅。下次你再吃的时分,通知爸爸,你啃皮,爸爸吃馅,不是正好吗?”父亲一边抚慰母亲,一边拉起在地上花脸猫似的我。

自打那次的月饼事情以后,每年中秋节的晚上,父亲都会坐在皎洁的月光下拿出月饼。让我坐在他的面前:“吃吧,老闺女,想吃几块吃几块,你吃完的瓤爸爸吃,今晚可够吃。”那时的我真的很不懂事,听到父亲的话,就一脸开心笑容地把一袋子里面五块月饼的皮都啃了下来。父亲看着我:“老闺女吃饱了没?”而我呢?抹抹嘴边的月饼渣子,快乐的像个麻雀,唧唧咋咋的:“真好吃,以后我还要这样的月饼皮,我要吃一辈子呢!”那时的我也不晓得一辈子是多远的时间概念。

慢慢地长大了,懂事了,我下决计一定要凭本人的努力让父亲吃到最香甜的带着月饼皮的月饼。那年我大约十六的样子吧!每年八月份,老家的树林子里都会出很多很多的蘑菇,有一种蘑菇天气越冷出的越多,但是在土里面藏着,人们叫它“地拱包”。由于只需你看到有一块块被拱起的小土片,普通下面都会有这种蘑菇。人们手里拿着一种用钢丝特制成的小耙子把空中上的浮土扒开,就会看到黑土下面藏匿着小伞一样的蘑菇。有时要用很大的力,由于有的小伞躲藏的很深。我这里说的蘑菇和父亲的月饼也是很有关系的,由于这些地拱包蘑菇能够卖钱,换回来本人喜欢和需求的物品。于是,一个星期天,我央求着父亲和母亲好屡次才被允许去采蘑菇的,得到允许的我兴致勃勃地跟着后院子的马家大婶去踩蘑菇了。

那个有蘑菇的中央离家很远,叫做绿色林场。记忆里的林场,树林子一片连着一片,仿佛走一天都走不到止境。只是离家很远大约有近二十里地。那时家家也没有交通工具,自行车都很少见,更不要说什么摩托和电动车了。去踩蘑菇的人来自方圆百里的五湖四海,所以我们天不亮就从家里动身了,还要带一些干粮的,中午回不来午饭就在林子里处理了。我们只是简单带了几个本人家院子里的柿子,就当做午饭。草地上的露水很深,没走几步脚上的布鞋就被露水打得湿透了。人们只能走在泥泞里,一滑一滑的。由于起得早,路很黑,走在宽阔的大道上还能够,凭着觉得也不会走到坑坑洼洼咯脚的中央。等到穿越林子怕被树枝划到,还有田间地头的小毛毛道担忧踩到庄稼的中央,马家婶子才会拿出那个手电筒。雪白色铁皮的,里面装着两节大号电池,一推开关就发出微小的光亮,这朦胧暗淡的手电光就跟随着脚底下十几公分远的狭小范围忽前忽后地晃动着。同行的几个人都挤在这仅有的亮光里像夜行人一样渐渐潜行者。

林场蘑菇确实很多,人也很多。我喜欢一个人在边缘上走来走去,没有人去过的中央常常都有很多意想不到的收获。但是不能分开同行人太远,迷路可不好。没有手机,你会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的。我就紧紧地跟着马家婶子。篮子里的蘑菇慢慢多了,天突然阴了下来:“我们必需回家了,要不就会被浇成落汤鸡。”紧赶慢赶,还是被瓢泼的大雨淋湿了。出林子不远的第一个村子,路边就有一个小卖店,那时都叫小卖店,没人叫超市。小卖店的门口有一块木头板子,上面的字迹被雨水冲刷得很含糊了。依稀的可见几个字能分辨出来是收蘑菇的广告。我对同行的马家婶子说:“婶,我想把蘑菇卖了,挎着真实太沉,我没吃午饭呢,还有十几里的山路呢?”“你要想买,你就买吧,我不买,晒干了,能多卖很多钱的,这样卖不适宜。”婶子对我说。

我走进了小卖店的屋内,收蘑菇的是一个中年男人。他嗤之以鼻地看了看我篮子里的蘑菇:“都浇这样,不值钱了。最好的才两块,你这个也就一块。”“我的蘑菇很洁净的,也很大,你看啊?”小时的我就能和他人讨价讨价,可能也就必定了我会走上做小生意的道路吧!屋子里还有几个人在打扑克,那几个人不时地插着话:“差不多就行了,一个小孩,多给点吧,怪不容易的。”“好吧,就一块五,上称称吧,再贵了我就赔钱。”老板仿佛吃了大亏的说道。一篮子蘑菇去掉篮子一共七斤多,一共卖了十一元钱,那个黑心的男人还少给了我一元钱,说是蘑菇太湿,扣除的雨水钱,我至今还浮光掠影。拿着手里的十元钱,我直接在小卖店就买了二斤月饼给父亲,豆沙馅的。一斤两元钱,装在了篮子里。一同的婶子,看着我卖了,她也把蘑菇卖了。结果那几天连续下了好几天的雨,很多人的蘑菇来不及晒干,都烂掉了。

回家的路上,我高兴的心情比路边的野花还要美呢!脚步也轻快了,婶子都追不上我,她在我的身后气喘吁吁的一个劲地说:“这孩子,急啥?累死我呀?”是的,我是很焦急。我是急着看到父亲吃到女儿用本人的劳动赚到的第一笔给他买的月饼,想到这眼前就会呈现爸爸衰弱但带着笑容的脸庞。于是我的脚步就愈加轻快,我遗忘了被雨淋湿的凉意和疲惫。那个中秋节,爸爸吃的就是我给他买的月饼,他非要看着我一口一口地把一圈月饼皮子啃下来,才肯吃那个月饼馅。那天父亲说的话到如今还在我的耳边环绕:“看看吧,俺的老闺女晓得疼爸爸了,这么小的年岁就能本人赚钱给爸爸买月饼,长大啊,一定是最疼俺的好闺女。”说这话的时分,父亲脸上笑容绽放,发出啧啧的赞赏。那个中秋夜,快乐和幸福溢满在那低矮的小草房,笑声让寂寞孤单的嫦娥都嫉妒了!只是后来,有了小家庭的我,在生活的道路上疲于奔命,有些年月的中秋节以至忘了回家和父亲再去吃那同一块月饼。

往常,父亲分开我十多年了,我的一对儿女也早曾经长大。女儿嫁人了,早早的就给我和她爸爸买回了中秋节的礼物。月饼是用很精致的盒子包装的。看着很美,上面有抱着玉兔奔月的嫦娥,嫦娥的衣服鲜艳耀眼,还有飘散出桂花香的桂花树。里面的月饼自然也是很精巧的。而我却没有吃上一口,不是由于我的生活好了,月饼随时随地都能够吃到。而是由于,没有人吃我剩下的月饼馅,那个被我剩下的月饼曾经风干了,而被父爱浸泡的月饼在记忆里用亲情保鲜,永远也不会被无情的岁月风干……

上一篇有一种爱,是用心血维系的

下一篇没有了